首頁 | 中華傳統文化誦讀工程 | 誦讀活動 | 誦讀新聞 | 誦讀評選 | 誦讀實驗學校申報 | 誦讀課題 | 誦讀指導 | 大家談誦讀 |  
  中華成語千句文 | 誦讀教材 | 國學文化 | 國學專家 | 廣西經典誦讀成果 | 優秀論文  
返回首頁 >> 您目前所在位置:大家談誦讀>>名家談誦讀>>王財貴教授:解消疑難好讀經
        閱 讀 文 章

   王財貴教授:解消疑難好讀經
 

  “讀經教育”,即是希望兒童在其性向純凈時,及早選取傳統中有高尚意義的文化資材教養之。本來,教一個民族的幼苗接受其袓先的智慧的薰陶,是天經地義的事。但是,在這個時代里推廣這樣的讀經教育,卻備受質疑與責備甚或辱罵,以致于想要從事的人也信心缺缺,畏首畏尾。這是因為我們的教育理念老早出了問題,形成一個巨大的潮流,而一般人也未作深入的反省,以致受制于時代的風潮之故。
  所以在現在這個時代里,要去教自己的小孩或教別人的小孩讀經,是須有相當的見識與勇氣的。你如果沒有相當的見識與勇氣,一下子就被撂倒了!我們應該面對這些質疑與責罵,理性地,平心靜氣地考察其來由,看出破綻,不要再被那些浮辭濫調所脅迫,然后才可以安然地教讀下去,而且也敢于向他人推廣。
  其實,那些反對與質疑很簡單,大要說來,只不過是兩方面:一是因誤會而有疑,一是出于偏邪的故意攻擊。對于誤會,吾人應當解釋,對于故意,吾人應當正辭以破解之。
  先說故意的偏邪一面。故意的偏邪完全出于五四以來一貫的‘反傳統’的心態。本來,‘反傳統’,如果是‘反省傳統’,則是表示一個民族的要求進步,這是任何一個有活力的民族常要做的事。但‘反傳統’如果變成是無條件的‘反對傳統’,乃至于必須‘消滅傳統’才甘心,那卻是我們中華民國以來的特殊心態,是古今中外所罕見的變態心理。他們對凡有關傳統的事,一概無情地攻擊之,攻擊‘讀經’,只不過是其中一環而已。但是‘讀經’一受攻擊,則連接觸文獻深入了解的機會都斷喪,其他一切傳統的傳承汲取皆失其根源,可以說是從‘根’拔起。如今我們推廣讀經即是要從‘根’救起,所以我們先要破解那些攻擊!
  因為五四以來的論調是很輕淺幼稚的,所以破解的方法也是很簡單的。我們且看他們的攻擊方式,只不過是用一些空洞無實的術語辱罵人罷了,當時的人們知識沒有他們廣,文章沒有他們會寫,理性萎縮,信心不足,于是聽了咒罵就害怕了,被嚇住了。其實歸納集合起來,他們的用語只不過是所謂‘保守’、‘復古’、‘封建’、‘八股’、‘填鴨’、‘死背’、‘書呆子’、‘食古不化’、‘開倒車’等。(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么辭語了!)而這些辭語都是空洞無聊的,我們且看如何應對:
  首先,說‘保守’。‘保守主義’者,是為保住守住人類文化既有的成就而努力的人,他們主張不燥動,不妄為,本來就是文化的守護者所當有的態度。一個有理性的‘保守主義者’,并不妨礙進步,英國有政黨以‘保守’為名,而不以為恥,為甚么五四要進步,就要用‘保守’來罵人?其實,沒有了‘保守’的進步,往往是‘妄作、兇’而已。所以問題應在于一個人是否有理性,而不在‘保守’或‘進步’。五四以來,不分青紅皂白,把‘傳統’等同于‘保守’,又把‘保守’等同于‘反對進步’,到瘋狂時,不免就把‘破壞’當成‘進步’,這都是故意歪曲辭義!故意歪曲辭義以污蔑人而強狡辯,是五四時代善用的把戲!以下諸問題,莫不如此,吾人當隨時警覺!
  其次,說‘復古’。如‘古’有好處,而今失去,為什么不‘復’一‘復’?西方文藝復興,便是由復古而得文化的新機,而且胡適不敢去罵佛家復其釋迦牟尼之古,更不敢去罵基督徒復其耶穌之古、西方學者復其蘇格拉底、柏拉圖之古,單單反對中國復孔子之古,這樣勢利,真是豈有此理!須知,人生學問,有的是會隨著時代而進步的,有的是無所謂進步不進步的。科學知識,是與日俱進的,不必復古。而智慧,不一定是進步的,成佛,成君子圣賢,逍遙,上天堂等,今人不一定比古人高,隨時應該以古為師。胡適一批人迷信科學萬能,認為‘中國既無科學文明,也毫無精神文明’(胡適語),所以無‘古’可‘復’,一切以‘現代化’為標準。幾十年來,此觀念已大大顯出毛病,西方思想家正不遺余力自救了,不知中國人為何今天還怕‘復古’?
  再說‘封建’。此辭本是中國先秦一種貴族政治體制之稱,西方也曾有類似的制度,雖已時遷事異,但這是歷史事實,而且在這種貴族政治體制下,也曾為人類造就不少文化成績,并不是絕對的‘惡’。現在用此辭來譏誚一個人的思想老舊 不合時宜、或威權態度等。但是縱使‘封建’制度已過時無用,我們也不應因為‘經典’出現在‘封建’時代,就咬定連帶其所涵的‘義理’也一起都是‘封建’而過時的。歷史問題,是屬于所謂‘所損益可知’的一面,是會老舊的;而義理問題是屬于‘雖百世可知’的一面,是無所謂老舊不老舊的。這是個很簡單明白的兩個面向,孔子老早就分得很清楚了。而五四那批人就故意混漫,一般人也跟著淆亂不清。如今,吾人只要分清歷史問題和義理問題,分清過時不過時的問題,就不怕‘封建’之譏了。再進一步說,‘封建’如果是指‘固蔽宰制’的心態,以此來嘲笑‘讀經’,更無道理,因為剛好中國儒釋道三家都是極端寬容開放的學問。固蔽宰制是人類共通的私欲情結,是每個社會都有的,并不限于中國古人,而且這正是儒釋道三家所要破除的,怎么可以把社會不良的表現歸給中國‘經典’呢?茲且舉一個‘固蔽宰制’的例子:民國初年政府要成立‘中央研究院’時,本來是有‘哲學研究所’的設計的,是胡適認為哲學‘無用’,借著第一任中央研究院院長’的職權,把它刪掉了,使得中華民國的最高學術機構,一直沒有‘哲學研究’一項,成為世界學術界的大笑話,這不是一種‘固蔽宰制’的典型表現嗎?孔子會如此做嗎?誰‘封建’呢?可見封建不封建,不在古今,而在心靈是否‘開放’、眼光是否‘長遠’!‘讀經’而‘開發理性’,是使一個人‘不封建’的最大保障。
  再說‘八股’。‘八股’是王安石設定以來,科考作文的規格,是以八段文字來‘起承轉合’成一篇文章,原無什么不對。只是古代有些無才華的考生被作文形式所拘,文章無內容,類似現在的聯考把考生考死了一樣。凡是人之生命一不精進,充拓不開,都會有‘八股’,不一定‘讀經’才會有。譬如胡適一輩子宣說他的西方萬歲,宣說他的科學方法,宣說他的白話文,到老也只那一套,絲毫沒長進,而且鉗制天下后世的教育思想達七八十年之久,現在國人動不動就說科學,動不動就學美國。這就是最大最頑固的‘八股’,這也可見現代中國人的不長進!一個活潑的人,當有‘一口吸盡長江水’的懷抱,所謂‘學而時習之’,‘毋意、毋必、毋固、毋我’,隨時充拓自我,隨時面面俱到。‘讀經’,正是要使一個人知道,當要西方時,也要中國;要現代時,不忘傳統;學白話時,也通古文;這樣才不會掉入五四的‘八股’中。
  其次,再說‘填鴨’。‘填鴨’是商人賣鴨前,為了虛報鴨重,讓鴨吃飽,鴨吃不下了,還硬把鴨灌食。以此比喻學生學不來的東西,還硬逼學生去學的教育方式。說‘讀經’教育是‘填鴨’,真是所謂‘引喻失義’,因為我們說‘讀經’,是讓兒童糊里糊涂把經典‘背下來’。而兒童正是理解力糊里糊涂的未開發年齡,他正是處在記憶力發展的階段,‘背書’正是他的‘正經事’,他的拿手,是他‘吃得開’的工作,讓他‘背書’,怎么可以說是‘填鴨’呢?‘填鴨’,是鴨胃小,吃不下,硬填,填了不消化,現在,兒童背誦的能力強得很,好像一頭有四個胃的牛,給他‘讀經’,應該比喻為‘填牛’!填多了,他慢慢‘反芻’去!你現在不給他好好‘吃’下幾本經典,正是‘餓牛’,等他長大了,一點本領也拿不出來。現代流行的教育理論是‘啟發’、‘理解’,在幼稚園國小那么懵懂的時候講‘啟發’,可說是‘費力多而收功少’,在理解力尚未成熟的國中高中,塞那么深的數學理化,真是名符其實的‘填鴨’了,君不聞,我們的青少年,被‘填’得叫苦連天嗎?‘餓語文之牛’使我們的文化教育空白,‘填數理之鴨’使我們的科學教育浮腫。民國以來,掌教者之觀念牢不可破,數十年如斯,家長、老師們,應思有以自救了!自救之方,就是分清人類學習的兩個面向:該理解的科目,使之理解,該記誦的科目使之記誦;既知道哪些是給孩子現在用的,又知道哪些是為將來‘打底’的;同時知道人生除了‘知識’的‘了解’以外,還有‘生命、人品’等方面的‘陶養’。因著這些區別,其教材和教法都有絕大的不同,如果等而視之,我們將只得到片面的人才。
  再說‘死背’、‘書呆’。‘死背’也成為讀經的‘罪狀’之一,真是可笑。‘背’,當然是‘死’的,我沒聽說可以‘活背’的。一個人從嬰兒起,便在‘死背’了,‘電話’‘冰箱’兩個辭,一定是先‘死背’了才可以拿來‘用’。不然,‘活背’成‘電箱’‘話冰’,就不堪‘用’了。‘死背’,猶如電腦之輸入資料,地下之積存水量,不用時當然是‘死’的,但只要人是活的,猶如電腦之有程式,抽水之有馬達,則水之流瀉,不可遏抑,計算之運作,方便輕巧。語云:‘書到用時方恨少’,一個成人,可恨的往往不是不會思考,而是佳景當前,枯腸搜索不出半點墨水來!我們的頭腦是神奇的,記憶下的東西,它自動會編碼儲存,同類互較,融會貫通,‘死背’的東西多了,到時它‘活用’得比電腦還靈光。當然這并不是說只靠‘死背’本身就可以‘活用’,而是人的腦力的發展,到了成年,自然有所‘開悟’。而且‘理解力’也是可以訓練的,這是另外一套,但與記憶是相輔相成,并不是互相妨害,處于復雜的現代社會,吾人既要有豐富的記憶資材,又要有精密的思考能力,這是吾人提倡讀經的最重要主張。想要兩面俱到,便必須從小讀經,否則,一失足成千古恨,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了。兒童期一過,腹中空空如也,只有幾句‘老師早,小朋友早。’這個人一輩子別想有什么成就了。或許有人見過雖然背了許多,但到老還是不會用的‘書呆子’,認為是‘背誦’之害,其實,并非是背誦害他不會‘活用’,而是這個人,本來就是‘理解力’不好的‘呆子’,這時應開發他的‘理解力’,而不是去怪罪‘記憶力’。當想想,如果從前連記憶力也沒有訓練,那他可能還要更‘呆’。因此一個人不管天資好不好,都不可以錯過他應得的記憶的訓練,記憶多,只會使他更聰明,不會使他變呆。例如一個學音樂的人,不管其音樂天才如何,老師總要他多背有名的樂譜,一個有音樂天才的人,同時也是背譜高手,只聽說有背了樂譜而成就的人,并沒有聽說有因為背了樂譜太多而阻礙他的音樂發展的。圍棋高手背譜更背得厲害,上了段的人幾乎個個過目不忘,胸中都有數百千盤棋譜,但并不因為他背的譜愈多,所以功力就愈差。學西醫的人也要大背特背病理和處方,如果‘難經’、‘傷寒論’、‘醫宗金鑒’等書沒背下幾部,而想成為高明的中醫,更是不可能的。為什么五四以來的人不反對學音樂學圍棋學醫學的人背書,而單單反對學語文的人背經呢?其中理由很簡單,就是無理取鬧,因為‘經’代表傳統文化,是傳統思想的核心,他們為反對傳統而找理由反對讀經而已。

12
文章作者:王財貴 來源:網絡轉載 瀏覽次數:2800 添加時間:2010-9-29 11:16:00
特別聲明:本站除部分特別聲明禁止轉載的專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轉載,但請務必注明出處和原始作者。文章版權歸文章原始作者所有。對于被本站轉載文章的個人和網站,我們表示深深的謝意。如果本站轉載的文章有版權問題請聯系我們,我們盡快予以更正,謝謝。
[查看更多評論和發表評論]   
 
關于我們 | 在線留言 | 聯系我們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
Copyright © 2006 -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  版權: 中華誦讀網
中國信息產業部ICP/IP備案號(經營許可證號): 京ICP備17011242號-1
聯系電話:010-84378195 傳真:010-84378193電子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  
德甲比赛结果